800小说网 > 不让江山 >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那乱世人心

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那乱世人心

800小说网 www.800xs.cc,最快更新不让江山 !

    这天下如果说武术功法数不胜数,那么在各种功法之中,最独特的一种应该就是横练铁布衫。

    铁布衫的功夫,在中原武学流传之中一共分为两种,一种是内练,一种是横练。

    叶先生的流云飞袖,实则就是内练铁布衫,江湖上还有一句话是......横练可自保,内练世无双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这铁布衫的功夫,横练只能做到刀枪不入,而内练则可攻防兼备。

    所以从渊源上来说,叶先生和熊虎门在某种意义上可称同门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同门就很广泛,真要说起来,中原武林对外的时候,皆为同门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廖亭楼这样的汉子,竟然沦落为漠北马贼,叶先生忍不住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“你们熊虎门的人,怎么会跑到漠北来?”

    叶先生问。

    廖亭楼叹了口气后说道:“不是熊虎门的人来漠北了,熊虎门中只有我一人来了此地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廖亭楼沉默。

    叶先生也没有急着问,廖亭楼该死是该死,就因为勾结黑武人伏击宁军死伤数千人这件事,血浮屠的马贼一个都不能活。

    可是叶先生难以明白的是熊虎门出身的人,为何要来这漠北。

    他十几年前去过熊虎门,和熊虎门门主金拓定老前辈有过一次长谈。

    以金老前辈对弟子们的教导和约束,以熊虎门人的那种侠义心肠,不该有人做出如此选择。

    叶先生不急着问,只是等着,良久之后,廖亭楼又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他看了叶先生一眼后低声说道:“我来漠北,只是因为我个人缘故,与师门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与大当家当时虽不是至交好友,可他落难,我已听闻,便不能不帮他。”

    廖亭楼说话的时候始终不敢看叶先生的眼睛,似乎是愧疚,又像是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可能是叶先生对熊虎门有大恩,所以他不敢在叶先生面前说谎。

    “先生......我知道这样做不大好,可我们江湖中人,义气是不是摆在第一位?”

    廖亭楼问。

    叶先生摇头:“义气不是第一人,换掉一个字,道义是第一位。”

    廖亭楼嗯了一声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他再次低下头:“我离开兖州的时候,已经宣布退出熊虎门,之后所做的任何事,皆为我个人所作所为,与师门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道:“我懂的。”

    廖亭楼又抬起头看了叶先生一眼,这一眼中已经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是个苦命人,更是遭遇了不公,若非他命大的话,早就已经被那些混账东西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廖亭楼道:“他于我有恩,我听闻他出事之后就辞别师门赶去救他,除了我之外,如今血浮屠队伍里,有不少人都是当初从各地赶去救他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问:“憾三州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廖亭楼又是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叶先生道:“你应该知道,如今我主已经平定中原,这漠北之地,也是要收复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楚国的时候守不住漠北,才让这里沦为马贼横行之地,沦为黑武人肆意妄为之地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稍稍停顿一下后继续说道:“你们勾结黑武人,这就是不可能被赦免的大罪,所以哪怕你我之间颇有些渊源,你也是要死的,憾三州也是要死的,血浮屠所有人都是要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说他是谁,并不影响将来我主大军将血浮屠剿灭,你该知道,我主对勾结黑武人的叛徒败类,绝无容忍可能。”

    廖亭楼听到这猛的抬起头,似乎是想辩驳什么,可是他又能辩驳什么?

    数千宁军边军被血浮屠和黑武人勾结所杀,这笔账,清清楚楚,谁也抹不掉。

    廖亭楼沉默了更长的时间,似乎内心之中格外纠结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之后,他才缓缓开口道:“先生可曾听闻十几年前,北方之地的江湖中,有一人被称为义三州?”

    叶先生听到这三个字,脑海里立刻就冒出来和这三个字有关的两句话。

    三州万里义在前,刀山火海敢为先。

    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,然后如喃喃自语一般说出了那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许素卿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那般义薄云天的江湖大豪侠,怎么会变成了漠北马贼憾三州。

    如果这憾三州真的就是当初那个在冀州兖州和青州三州万里之地,江湖上人人敬仰的许素卿。

    那么别说他是漠北无敌,他甚至可以称之为北境无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因为这个名字,叶先生的思绪乱了,隐隐约约之中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可是又不敢确认。

    廖亭楼在此时说道:“先生可知道当初他被陷害的事?”

    叶先生先是摇了摇头,然后又点了点头:“似有耳闻,但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廖亭楼道:“事情先发生在幽州,后发生在兖州,先生不清楚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他缓了一下后继续说道:“当年,因为大当家有北境无敌之名,所以被幽州将军罗耿请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当时并没有追求功名之心,所以罗耿几次派人去请他,大当家都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去请他的人说,北疆之外,黑武人猖獗,屡屡寇边,我们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只因为黑武人创建了一支名为铁浮屠的骑兵,我中原边军不能抵挡,数次交锋,皆以战败告终。”

    “罗耿请大当家去,是想让他帮忙也训练出一支骑兵来,确切的说是训练可破铁浮屠的槊骑兵。”

    “因这大义,大当家随即赶往幽州,也是在幽州,第一次见到了那时候还年少的罗境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听到这里微微一怔,廖亭楼提到罗境,必然是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而罗境,同样是被誉为北境无敌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到了幽州之后,就觉得罗境虽然生性傲慢,可天赋极强,且有好学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大当家就一边训练槊骑兵,一边指点罗境武艺。”

    “在幽州两年多时间,燕云重甲槊骑兵已经比之前更为强悍,足可与铁浮屠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时候,罗耿已有除掉大当家之心,因为燕云重甲,对大当家格外敬重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燕云重骑是罗耿所创建的北疆雄兵,令黑武人格外忌惮。

    所以黑武人倾尽举国之力,打造了针对燕云重骑的铁浮屠。

    罗耿几次吃亏后,偶然听闻了许素卿之名,于是派人去请。

    其实许素卿三番几次的拒绝他,以罗耿性格,又怎么可能不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再后来,因为许素卿的缘故,燕云重骑改变了槊攻的技法,所以战力大增,连续三次与黑武铁浮屠交手,已成平局之势。

    可此时罗耿除掉许素卿之心越来越重,燕云重骑对许素卿太过敬重,甚至隐隐有超过对罗耿的敬重之意。

    再加上之前就对许素卿不满,所以罗耿开始筹谋除掉许素卿。

    于是他找来许素卿长谈了一次,大概意思是,因为渤海人数次寇边,兖州军损失颇重。

    兖州节度使周师仁已经连续几次请求幽州这边发兵支援,可是幽州边军要对抗黑武,无力分兵。

    所以他想请许素卿赶去兖州,帮周师仁训练队伍,这也功在千秋社稷的大事。

    许素卿自然不会拒绝,欣然前往,可是到了兖州之后不久,就被人告发说他私自扣留军饷,中饱私囊。

    办这事的是兖州缉事司的人,可这事当然是罗耿和周师仁授意。

    但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。

    周师仁也知道许素卿在江湖中的地位,一是不愿意招惹麻烦,二是不愿意背负骂名。

    所以他干脆派人把许素卿送回幽州,还给罗耿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意思是,虽然许素卿是在兖州犯了大罪,可他是你的人,你自行处置吧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,罗耿私底下把周师仁骂了个狗血淋头,十八辈祖宗都骂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所以也就有了后来,兖州军想要进攻冀州,周师仁对罗耿那么忌惮,连路过幽州都要先给罗耿送大礼。

    而罗耿假意和周师仁联盟,但暗地里把周师仁坑的不轻。

    周师仁把许素卿送回幽州之后,罗耿下令把许素卿投入大牢之中。

    这烫手山芋回到他手里了,他也是左右为难,不除掉许素卿吧,这事都已经办了,如果就此收手,许素卿也一定对他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罗耿太了解许素卿的实力了,若把许素卿放走的话,罗耿担心许素卿报复。

    幽州将军府里有那么多带甲勇士,可一定挡不住许素卿一怒。

    所以放是一定不能放的,要是杀了呢?罗耿又担心许素卿在军中影响力那么大,怕是的幽州军都会军心不稳。

    讲到这里,廖亭楼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看向叶先生说道:“罗境武艺,不能说是大当家所传授,但大当家对他指点那么多,怎么也算是他师父了吧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点了点头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廖亭楼道:“可是罗耿囚禁大当家之后,罗境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大当家,也一次都没有为大当家求情,如此忘恩负义之徒,我若见到,必杀之,若我不敌,我也要以命相搏。”

    叶先生沉默片刻后说道:“罗境将军,已经战死在江南,与楚武王杨迹句同归于尽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廖亭楼的脸色猛的一变。

    他们身在漠北,消息闭塞,还不知道罗境几年前就已经战死的事。

    此时听闻罗境已经死了,廖亭楼仿佛心里一下子就空了些什么似的,竟是好一会儿没能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,许素卿被罗耿囚禁之后,罗境几次去见他父亲求情,也几次要去见许素卿,都被罗耿阻拦。

    罗耿那般性格,他儿子求情难道他就会放许素卿一马了?

    为了除掉许素卿,而他的儿子罗境又不能从中阻拦,罗耿心生一计。

    罗耿一边答应了罗境的请求,说是会放了许素卿,一边派罗境带一标营骑兵去清剿冀州和幽州的匪患。

    话说起来,那日李叱和师父长眉道人往冀州城出发,半路上遇到了罗境回归幽州,恰好就是那个时间。

    只是当时的李叱和长眉道人,又怎么可能知道幽州那边发生了这么多事。

    就算是知道的话,以当时李叱的年纪,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当时罗耿担心他儿子和自己闹翻,把罗境支走,然后他又不敢在幽州杀许素卿。

    所以罗耿就派人把许素卿又送去了兖州,他给周师仁写信说,虽然许素卿是我的人,但他在兖州犯了罪,当在兖州审判。

    那是我的亲信之人,犹如手足兄弟,可我更尊重国法军律,任何人都不能徇私情而枉法。

    老周啊,我尚且如此,你当然就更不能因为他是我的人,就不顾大楚律法,不顾兖州民心。

    而等罗境回到幽州之后,罗耿又骗他说已经秘密的把许素卿给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