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小说网 > 大明镇海王 > 第1460章,新旧之争

第1460章,新旧之争

作者:中华田园牛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
800小说网 www.800xs.cc,最快更新大明镇海王 !

    听雨轩内,湖心岛的阁楼之上已经聚集了十几个顶尖的才子,这其中有来自陕西的大才子吕柟,师从这个时代的儒家大家薛敬之,是赫赫有名的正学书院的大才子。

    也有来自江南的才子景旸,与蒋山卿、赵鹤、朱应登三人,被人成为‘江北四才子’,比起前些年大名鼎鼎的江南四才子来也是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还有来自福建的天才少年戴大宾,这个戴大宾现在仅仅只有十九岁,从小勤奋好说,据说三岁能背诗文,五岁便可吟诗作文,有神童之名。

    能够到湖心岛阁老上来的才子,每一个都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才子,此时此刻,一边听着优美的琴声,也是一边谈天论地。

    当入口的比斗消息传到这里的时候,在场的这些才子又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,文人嘛,尿性其实都差不多,侠以武犯禁,儒以文乱法,说到底,人性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吕兄~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的科举考试,主考官是当今吏部尚书刘公~”

    “刘公一向锐意改革,也不知道这一次会出什么的题目出来。”

    景旸喝口酒,笑着对身边的吕柟说道,吕柟虽然是北方人,不过才华横溢,也是让吕柟钦佩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说自古以来江南多才子,人杰地灵,人才辈出,不过华夏大地,历来人才辈出,几乎每一个地方每一个时代都有人杰涌出,北方数省,每一次的科举考试总是能够涌现出无数的俊杰。

    “刘公是弘治十二年的状元,传说乃是高人子弟,他出题想来定是与众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吕柟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公虽锐意改革,但所办新学,所授之课皆是旁门左道,想必刘公出题不会走正道吧。”

    有才子跟着说道,话语之中显然是对刘晋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自从新学在大明推广开来,越来越多的新学学校开办,大量的招收学生,全新的教育模式再加上教学课程,极大的有别于传统的是儒家教育。

    这给大明上下整个社会都产生了剧烈的冲击,也是让儒家的子弟们深感危机。

    相比起南北学子之间的互相鄙视,这种新旧之学的争论才是真正席卷大明上下的浪潮。

    南北学子,只是互相争一下谁更有文采,彼此之间并无‘道’方面的差异和争论,可是和旧学相比,新旧学之间的争论始终贯穿大明的上下以及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一次的科举考试,在这个小小的诗会之中,依然有儒家的学子对刘晋颇有微词,因为一直以来旧学攻击新学,矛头都会对准刘晋。

    认为是刘晋在大力的倡导新学,大力的支持和开办新学,这才形成了现在的新学之风气,大有淹没旧学之势。

    相比起新学的大规模的投入,在传统的旧学方面,刘晋表示出了厌恶,不仅仅没有任何的支持,既不办私塾、书院,也没有像支持新学一样大量的出钱资助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刘晋又是传统旧学出身的,还是科举考试的状元,又身居高位,这让很多旧学学子和儒家大家们对刘晋极其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李兄慎言!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连忙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刘晋可是这一次的主考官,还是吏部尚书,弘治皇帝身边的红人,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结他还巴结不上,你现在仅仅只是一个参加会试的举人,先不说能不能高中。

    即便是高中了,以后能够为官,那也是要被人管,离刘晋还相差十万八千里呢,随随便便,说不定就可以把你排到黄金洲去当流官呢。

    “对,对,慎言、慎言~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看看这东榜到底能不能有人来到阁楼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吕柟也是跟着点头说道,说完也是看向外面的凉亭这里,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已经快要来到阁楼这边的李南云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竟然已经快要来到阁楼这里了,足见他的学识渊博,恐怕不会比我等差,关键是看他样子,似乎好像应该是南云省之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吕柟的话,阁楼之中有小厮也是连忙前去打听,很快就回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李南云,是南云省人,去年南云省乡试的解元。”

    “南云省解元?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顿时就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南云省虽然不是大明本土的两京十三省,但南云省这边也是有大量的汉人移民,能够成为一省解元,还力压众多的汉人学子,组建这个李南云却是才华横溢,满腹经纶了。

    “我大明开疆拓土,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”

    “四方蛮夷入我华夏则华夏之,总是能够出一些精彩艳艳之辈的。”

    景旸也是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聊天之际,李南云也是已经来到湖心岛阁楼这边,九座凉亭的考验,全部通关,成为了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东榜学子。

    紧随着李南云,刘晋和朱厚照也是依靠着作弊的手段来到了湖心岛阁楼这里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刘你厉害,要是我自己来的话,估计着第一关都过不了,更别说来这湖心岛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朱厚照兴奋的很,一双小眼睛仔细的打量眼前的阁楼,装扮很是雅致,不仅仅有每秒的琴声,还有轻歌曼舞的舞女,又有躲在屏风之后,还带个面纱的才女似乎在观察在场的才子们。

    当看到李南云、刘晋和朱厚照进来的时候,众人也是忍不住仔细的打量起三人来。

    李南云是高加索人,身材高大,皮肤白皙,一双蓝色而深邃的眼睛,再加上浓密的剑眉,相比起大明汉人才子来,更添了几分硬朗的气息。

    至于刘晋则是极其符合传统汉人才子的样子了,长相英俊,一身衣着不凡,三十出头的年纪,少了青春少年的稚嫩,却是多了一分成熟男性的沉稳和内敛,再加上长期身居高位,一股上位者的气息迎面而来,以至于阁楼之中的诸多花魁都忍不住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朱厚照嬉皮笑脸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和李南山、刘晋相比,倒是显得逊色多了。

    三人进来,自然是少不了和在场这些才子们互相认识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新学大兴,我儒家新办的私塾和书院,相比起新学所办的学校、招收的学生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。”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去年,我大明新办了两万多所新式小学,两千多所新式中学,还有三十多所所谓的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之名,实在是犹如这两个字,他们所授之课,我也是已经看过了,他们研究各种各样的旁门左道,意图以此来探寻、了解宇宙世界之真相,实在是蝼蚁观天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众多的学子聊着、聊着,很快又是聊到了新学之上,有人就忍不住吐槽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~”

    “有太多的无知民众,只是贪图新学学校不收学费,还有一顿午餐,这才将孩子送到新学去学那些旁门左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儒家大门,求学不易,不仅仅需要昂贵的束脩,而且我儒家之学,浩瀚如海,难学,难精,故而将大量的人挡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不比新学多是一些粗浅的东西,旁门左道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有人也是跟着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不明白,朝廷为什么不取消这些新式学校,还任其发展壮大,大有盖过我儒家正统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现在他们还稍微成气候,可是来日方长,时日一多的话,恐怕将来必定会动摇我儒家正统之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据时,正道式微,旁门左道得势,则乾坤颠倒,日月混乱,必将混沌不堪,我大明危矣!”

    景旸也是叹口气说道,江南出身的他,深受江南儒家的影响,一向都是反对新学,也是反对新政的,说到这事情,他也是显得极其忧国忧民。

    “几位兄台之言,我却是有不同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接连有人批评新学,甚至于将新学批的一无是处,李南云站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不知道李兄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齐刷刷的看向李南云,想要看看这个来自南云省的解元能够发表出什么高论出来。

    刘晋也是看向这个李南云,倒是很想看看这个李南云能够说出一些什么东西出来,对于在场的这些才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刘晋还是很失望的。

    虽然一个个确实是有才,这传统的诗词歌赋之类的,他们信手拈来,一个个都玩的不知道有多熟练了。

    可是听他们抨击新学,将新学批评的一无是处,看不到新学任何的有优点,极其的傲慢,带着偏见看到新鲜的事物。

    刘晋就知道这些人和朝堂之上那些守旧派的官员没有任何的区别,都是儒家大工厂制造出来的货色。

    纵然是诗词歌赋文章写的再好,才华再横溢,也始终就是那个样子,和朝堂之上的大部分官员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倒是眼前这个李南云,虽然是南云省本地的土著,但似乎好像对新学有着自己的一些看法,这让刘晋来了兴趣,想要听一听他能够说出一些什么特别的东西出来。